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不羁少年》不羁少年什么意思 玻璃 不羁少年RPS

更新时间:2019-10-17 00:37:55

《不羁少年》不羁少年什么意思 玻璃 不羁少年RPS 已完结

《不羁少年》

来源:作者:丁宠分类:现代都市主角:韩山,胡彪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不羁少年》的小说,是作者丁宠创作的现代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李树生、岳海涛、王焕旺、朱攀登、杜爱国皆已入睡,韩山不想打扰他们,轻轻回房亦休息去了。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韩山起床洗漱后见到李...展开

《不羁少年》免费试读

李树生、岳海涛、王焕旺、朱攀登、杜爱国皆已入睡,韩山不想打扰他们,轻轻回房亦休息去了。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韩山起床洗漱后见到李树生等皆已穿戴整齐,连最爱睡懒觉的岳海涛业已如此。杜爱国问及昨日游保障湖之事,韩山简单说了说。说完正好牛代棠派人来请他们用膳,六人便过去和牛代棠一同吃了早饭。

又回到住处,朱攀登向韩山道:“老晕鸡留在这里和你在一起,我们几个去调查。飞鹤镖局的镖师,今日再查一下就可全部查完。”

韩山道:“我等你们的消息。”

岳海涛等走后,韩山坐在屋中回想着昨日的事。想了半晌,他忽站起向李树生道:“老晕鸡,走,咱们找牛总镖头去。”

李树生道:“找牛总镖头干什么?”虽不明白,还是先站了起来。

韩山微笑道:“一直呆在屋里,你不觉得闷吗?找牛总镖头哪怕什么也不干,和他一起说说话,聊聊天也是好的。”

到前面找到牛代棠后,三人先说了几句闲话,韩山忽提议道:“在下兄弟在此间住了这么久,还未好好观赏过贵局景色,不如牛总镖头带我们四下走走,也算稍解闲闷。”

牛代棠笑道:“简陋之地,有何景色可言?二位少侠若有兴致,咱们前后转转也行。”

韩山便和李树生随牛代棠出厅,缓步在飞鹤镖局中四处走动了一番。

飞鹤镖局决无叶府那般富贵大气,房多地阔。牛代棠领韩山和李树生一边走一边说着话,对各处情形李韩二人皆未过多注目。

但凡习武之家,都必有个习武之处,飞鹤镖局也不例外。到了飞鹤镖局的练武厅外,韩山停脚道:“这里一定是贵局中人日常练习武艺的地方了。”

牛代棠道:“牛某等技艺粗浅,也就是日常在此温顾一下,以免日久而疏。二位不嫌弃,咱们进去坐坐。”

韩山道:“好。”和李树生随牛代棠一同进了厅中。

中堂之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武字,下面对着厅门口摆了五张太师椅。厅两边摆了两副兵器架,上面插着刀叉枪棍等长兵刃,墙上还挂了无数单刀、剑、双钩等武器。厅中一大块阔地,铺了一张大红地毯,同可容二三十人同时练武。

牛代棠引韩山和李树生到椅上坐下,聊了几句后,韩山忽微微一笑,抱拳道:“牛总镖头,此刻别无他事,不如咱们来切磋切磋如何?”

牛代棠未料到韩山会有此言,一时未反应过来,道:“切磋?”

韩山微笑道:“只当是闲耍解闷,咱们随便过上两招,点到为止即可。”

牛代棠明白韩山之意后仍觉突然,犹豫着道:“这……”

韩山站起道:“来来来,牛总镖头不必客气,仅仅是演练一下功夫而已,你我都不必太过拘束。”

牛代棠只好跟着起身道:“只是牛某技艺低下,决非韩少侠三合之敌,这还有何可比试的?”

韩山微笑道:“在下决无争强夺胜、一较高下之意,只不过兴致所来,想和牛总镖头对练几招。牛总镖头不必有太多顾虑。”一边说一边走向场中。

牛代棠虽不想比,但见推脱不掉,便点头道:“那好,牛某便大胆献丑,陪韩少侠试练试练。”说完,到一边墙上取了一把单刀下来。

韩山待牛代棠走至场心后亦取出腰间所悬长剑,向牛代棠道:“牛总镖头,请。”

牛代棠道:“请。”向韩山一抱拳,又叫声“得罪”,冲上一刀斜劈而过。

韩山退后一步,挥剑格开。

刀剑交击中,牛代棠只觉韩山剑上似毫无力量般,但自己劈这一刀被韩山剑身所格,虽非反弹而出,却也不由自主便转了方向滑过一旁,不由暗暗心惊。

韩山一笑,道:“牛总镖头小心。”顺手一剑朝牛代棠左肩刺来。

牛代棠侧身一躲,抡刀反砍而出。韩山疾速回身避过一刀,回势不减转至刀后扬手朝牛代棠连刺三剑。虽只是切磋技艺,但牛代棠见韩山剑法精奇,来去不着痕迹,决不敢有一丝大意之心,执刀连挡三刀。

韩山三剑皆被挡开,不待牛代棠反攻便又刺一剑。牛代棠观这一剑柔若清风却势快如电,心下不禁称奇,执刀挡上。未料韩山剑至中途,身子一侧剑身忽横移一尺,竟由牛代棠刀下钻过刺向其胸膛。

牛代棠收刀不及,急急移身向右。那一剑终以二分之差由牛代棠身旁刺空。牛代棠移身不停,一直躲到了六尺开外。

虽这一剑最终被躲开,但牛代棠躲剑之时已显示出匆忙之态,而这时不过拼了五**。牛代棠暗叫好险,同时也敬佩韩山剑去变幻无方,确是惊人之至。

韩山并未乘势追击,而是待牛代棠稳住身形后方送剑又一次攻上。

两人一来一往,很快拼了数十招过去。韩山从这半晌的比试中看出牛代棠的功夫和叶如诗相差无几,只是内力雄厚一些罢了。牛代棠走镖多年,生平与人对阵近百仗,可说经验丰富。他察觉到韩山根本未出全力,否则自己这时很有可能已然受制落败了。

又拼了十多招,牛代棠虽自知远非韩山之敌,但一股争胜之心还是在心中升起。他想若在人家未显实力之况下仍然落败,那就太过丢脸了。抱着拼个不胜不负以保颜面之心,牛代棠运足全力,喝一声暴起一刀朝韩山砍过。

韩山道:“来得好!”扬剑上挡。

刀剑一碰,牛代棠忽觉韩山剑上一股极大之柔力传来,自己这一刀仿若砍在了棉花堆中般,未被磕开却被剑锋所阻,再也砍不下一分一毫。

牛代棠料不到韩山随手一剑便架住了自己这全力一刀,不禁呆在当地。

韩山忽微微一笑,道:“说实话在下认为牛总镖头刀法虽不足在江湖中称雄,不过刚强劲疾,刀势多变,自有独到之处。韩山对此佩服不已。”缓缓收力撤剑退后两步。

这“刚强劲疾,刀势多变”八个字是韩山通过刚才数十招的比拼观察所得,却对牛代棠刀法的特色形容得**不离十。牛代棠听了心中甚是受用,一时忘了自己在比试过程中所显劣势,收了刀由衷赞道:“韩少侠剑法神奇,内力惊人,牛某自叹远远不如,惭愧,惭愧!”

韩山道:“牛总镖头对韩山太过高赞了。”一边谦让一边和牛代棠到椅上坐下。

李树生在旁边道:“你们打得很好看,不过都一直未出全力,使得这场比武稍久精彩。”

牛代棠忙道:“哪里,韩少侠肯定是隐藏实力未露,牛某却实实是出了全力的。”

韩山道:“咱们这一比可说是以武会友,又非舍命相杀,牛总镖头决不会真的豁出一切来跟在下打。所以不管怎么说,你的真本事必未完全显示出来。”

牛代棠细想了一下,发现由始至终除最后那一刀外,其余自己仅仅做到了认真对敌,确未抛舍一切全力和韩山一拼。如此一想,心中虽更高兴,口上还是谦逊着道:“或许韩少侠言之有理,不过这一战不论怎样,牛某自知决非韩少侠之敌手。”

韩山一笑,换话题和牛代棠又聊起别的来。

到了傍晚时分,王焕旺当先归来,不久岳海涛、朱攀登和杜爱国也先后回到飞鹤镖局。吃过饭后,众人又在韩山屋中聚齐坐好。

韩山问及有关打探事宜,朱攀登先道:“我和爱国打探飞鹤镖局的镖师已经全部打探完了,什么都未探到,一切都很正常。”

杜爱国又细解道:“这两日我们或旁敲侧击,或巧言套问,不论通过盘查他本人,还是调查其四邻,将包括住在飞鹤镖局的四名镖师在内,一共二十六名镖师这数月内的基本行踪全都搞清了,可以断定他们没有任何嫌疑可与这桩劫案联系到一起。这一切的过程就如同一个平淡无奇的故事一样,没有炫点,毫无悬念。”

韩山对这个结果仿佛早有预料般,微笑道:“哦!”

“不对不对。”王焕旺望着韩山,满脸疑惑地道,“明明什么都未查到,你却像是对这一点很满意似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韩山闻言又是一笑,道:“调查一件事,并不一定非要查出来什么不可。因为什么都未查到,也算是一种查证,可以让我们把那些模糊的线索一一排除,从而将目标放在真正的重点之上。”

朱攀登道:“你的意思是查这些镖师就是为证明他们与这桩劫案无关,在你心中,已经有了真正的嫌疑人么?”

韩山道:“我只是根据一些似乎和这桩劫案都能扯上一丝关系的事情想到了一些东西,不过这个想法还不太成熟,甚至比较荒唐,现在就以此而定论还太早,还是等以后再查一查再说吧。”

岳海涛喝了口茶,向王焕旺道:“你那边呢?”

王焕旺皱了皱眉,道:“我到叶浩武所住那一带后,东问西查,这个说是听那个说的,那个又说是听这个说的,查来查去总算在今天下午搞清散布消息的源头在那里一家名叫客常来的酒楼里。当初有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在这里说出了飞鹤镖局失镖一事,而且他说得也很巧妙,说出来后还说谁谁等好几个人都知道,以致消息传开后倒搞得好像这里有好多人真的本来就知道一样。”

韩山道:“有关这个人可查出什么没有?”

王焕旺道:“是个陌生人,那酒楼里的人都不认识。因事情已过去了这么多天,现在连那人是什么样子也无人能回忆起来了。”

韩山道:“没别的了?”

王焕旺怒道:“不对不对,我又不是神仙,哪能搞清那么多东西?”

韩山思索着道:“这个人既能说出除了他外还有

《不羁少年》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丁宠)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韩山,胡彪)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丁宠)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不羁少年》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韩山,胡彪),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