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索多玛的苹果》索多玛的苹果百度网盘 冰山攻 索多玛的苹果健气受

更新时间:2019-10-20 08:34:46

《索多玛的苹果》索多玛的苹果百度网盘 冰山攻 索多玛的苹果健气受 已完结

《索多玛的苹果》

来源:作者:水果君分类:奇幻灵异主角:雷斯林,浅井

《索多玛的苹果》作者:水果君,奇幻灵异类型小说,主角:雷斯林,浅井,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我看了一眼满桌子的高级料理与上等红酒,拣了个靠墙角的位置不高兴地坐了下来。 之前有些发热的大脑现在也冷静了些许,我认真地在整个宴...展开

《索多玛的苹果》免费试读

我看了一眼满桌子的高级料理与上等红酒,拣了个靠墙角的位置不高兴地坐了下来。

之前有些发热的大脑现在也冷静了些许,我认真地在整个宴会厅里搜索了一遍,北野并不在这里。

接下来该做什么好呢?还是要单纯地在这里守株待兔?

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已经是2004年4月7日的零点了。

我下意识地攥了攥手中的怀表,竹奈,其实时间一直没有停止,你我自然也不可能在原地作任何停留。

在差点又陷入无尽的回忆漩涡之前我及时把自己强行拉了出来,却一时想不清现在究竟身处哪里,我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哦先生你的怀表好精致,可以借我看一下么?”刺耳的现实声音。

我把头扭向这时在我旁边落座的陌生女子:“抱歉,不可以。”

穿着艳丽的她歪嘴一笑,并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是我失礼了,可以请教你的名字么?”

“Lady first.”我把怀表揣进了衣兜。

“你自己一个人?”

“不行?”

她凑近我,浓郁的香水让我不禁把身子往后靠了靠:“难道没有哪个女孩子和你说过‘你的嘴巴太毒了’么?”

“又怎样?”

“会让人不敢接近呀。”她笑得很好看。

“还有别的事么,您占了他的位置。”我指了指一名正站在我们面前穿着黑色衬衫的金发男子说。

她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悻悻地离开了。

随后那名金发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坐了下来:“你的日语很有进步嘛,御景君。” “上次你在‘爱卡提莉娜’号上说的也是这句开场白,下次请记得不要再重复了。”

他扬起眉毛:“哦哦,这就是你对帮你摆脱女人纠缠的恩人要说的话么?”

“……你现在不该在德国才对么?”

他笑了:“就是警察局长也得有休假嘛,本来这Party是邀请了你的监护人的,可惜他说不想来。”

“因为他也讨厌人多的地方。”我笑,而且今天是周三,凌晨有他喜欢的电视节目。

“要喝么?”雷斯林递过来一杯用高脚杯装着的鸡尾酒,“工作很辛苦吧?”

“其实我现在比较想喝的是大吉岭的红茶。”我把酒接过来放在了一旁,“雷斯林,难道你这次来是认为我不可能一个人办到么?”

“别误会,我只是恰好随便来这里玩玩而已,不会干涉你的任何行动,”他漫不经心地摇着装有琥珀色液体的酒杯,“不过既然你我是同事,那么我提供你两个情报吧。”

我把视线移向别处,对他做了一个“随便”的手势。

“一,你要找的那样东西现在应该在地下室的某处,今晚它都不会在这里出现了。二,从这里通往那距地面大概100米的地下室的路,”他顿了顿之后冲我笑了,“只有电梯。”

“……还真是令人讨厌的设计。”我感觉就好像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被人突然塞了块冰,一时间从头冷到了脚。

他明知故问:“原来你的恐惧症还没有治好?”

“你当那是感冒么?”

他笑:“如果你这一点被敌人知道怎么办?”

“只要你不多嘴就不会有问题。”知道我有电梯恐惧症的人不超过五个,而雷斯林偶然得知这件事则叫我十分耿耿。

“放心,这么好玩的事我才不舍得讲给别人听呢。”

我还想再说点什么,就在这时,整个宴会厅里的灯全熄灭了。

“终于要开始了。”

“开始什么,在黑暗里互相厮杀么?”我对这种喜欢故弄玄虚的把戏非常厌恶,尤其是这种像九流电影里演的那样,以灯光来营造紧张气氛的下三滥手法。

“御景君,前面。”他的话音未落,电力重新恢复了,我发现此刻已经有个男人充当主持人地站在了前面的聚光灯下。

紧接着他以可以媲美于美声唱法的高亢男高音宣布交易会开始,我听得浑身不舒服。我们面前的人群开始攒动,气氛甚是热烈。

“不要以为主持这里的Party只是个小角色,他是这座城堡的主人,也就是这次交易会的举办人。不过看起来不怎么精明能干就是了,”雷斯林牵动嘴角轻轻一笑,“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站起身:“这里可以交给你么?”

“难得你会主动拜托外人,那么我就破例执行一次留守任务好了。”

“谢了,祝你尽兴。”

他在我身后微微扬了扬酒杯。

找到电梯并没有费多大力气,但当我站在紧闭的电梯门前却犹豫了好久。

对于这种密封的铁盒子,我自小就有种彻骨的恐惧,我上一次乘坐电梯还是99年的事,不过说“乘坐”其实并不确切——那次我是被人故意关进电梯里的。

至于怎样获救之类的过程我完全没了印象,当时我被人救出来时早已经因为发高烧不省人事,而我能记住的也只是醒来后的第一眼,看到的是竹奈满脸的眼泪。

她把我的手抓得生疼,无论我怎么告诉她我没事了,她却只知道一边点着头一边像完全没听懂我说话似的不停地哭。那时候我曾经对自己发誓,以后绝对不要再让她为我流泪。只是命运总是特别喜欢和自负的人开恶劣的玩笑——于是2002年的10月,它又叫这个情景在我的面前重演,甚至变本加厉。

“我们又见面了,有着一双墨绿色眼睛的先生。”

我扭过头对之前在宴会厅里遇到的女子说:“小姐,您的定语太长了。”

“这次你终于没有朋友同行了吧?你还要用什么借口拒绝我?”

我耸耸肩:“您怎么会在这里?”

“你不是要找‘浅井小姐’么?”

我的心跳加速了:“您知道?”

她笑着走上前来,指了指电梯:“要一起乘么?”

就在电梯启动的同时,我感到自己仿佛立刻迷失在了一个无重力无声音的漆黑世界里,如同一名得了空间丧失症的宇航员一般在恐惧与崩溃的边缘绝望地挣扎。

呼吸频率随着地面的下沉开始变得越来越不规则,耳朵里也跟着嗡嗡作响,似乎全身的毛孔都在不住地冒汗,可是却感到彻骨的寒冷,内脏好像被人拿工具用力地钳住,一点点地加大力道,抽搐的痛楚简直叫人难以忍受,全身的力气都在瞬间游离出体外,恶心得直想吐,可喉咙偏偏又干涩得要命,我像一个溺水者般把背后的墙壁当作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抓着,指关节被撑得痛到使我疑心它是不是早已经折断了,我不住地告诉自己“马上就到了,再坚持一会儿,你可以假想它不过是座广阔的平地”,但所有的自欺欺人就如同脆弱的气泡,刚刚冒出意识的水面就被只有这个时候才似乎特别勤奋又清晰的理性各个击破。

这时候出现在我视线里的并不是大片大片的留白,而是一帧帧如同电影剪辑的视觉片段,时而模糊时而清晰——戴眼镜的黑发男人像个被人遗弃了的木偶一般摔倒在了地上,血从他身上数不清的伤口处往外冒,他动了动嘴唇,之后瞳孔失去了焦点,伴着女人凄厉的痛苦尖叫。随后四周归于一片死寂,什么也听不见看不见了,只知道自己的周围都是刺眼的鲜红,那些殷红的血简直像要把人吞噬,我甚至能感觉到那粘稠的液体沾满了我的手尖与指缝,灼热得令人颤栗。

就在我马上就要撑不住了的时候,电梯停了,漫长得如同一个世纪的煎熬终于结束了。

我瘫坐在墙角的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这么一会儿工夫,风衣里的衬衫竟然完全被汗水浸湿了,风吹过来的时候,我不禁狠狠打了一个哆嗦。

如果早知道要乘这该死的电梯,我就是死都不会接受这个任务。

“你的样子还真是奇怪,刚才你在电梯里的脸色也好可怕,惨白得吓人。”我差点忘了那女子的存在,她试探性地走到我跟前,“……难道是时间到了么?”

“……我看上去很像是在磕药的人么?”

她笑了:“如果是也没有关系,我们现在要去的可是一个好地方。在那里只要你出得起钱,连天堂都可以买到。”

“Stairway To Heaven……”

“你在说什么?”

“Led Zeppelin的名曲,”我站起身,活动了一下仍在微微发颤的双腿,“讲的是一个姑娘想要购买通往天国的阶梯的故事,推荐去听。”

她不屑地扬了扬嘴角。

“好了,您该告诉我‘浅井小姐’的事了。”

她挑挑眉毛:“你找她干吗?”

“肯定不是为了搭讪。”

“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专门为想来地下会议厅参加交易的人引路的‘浅井小姐’又怎样?”她的神情有些挑衅。

“我会松一口气,至少我能确定她不在这儿。”

“你这人还真是很有趣。”她转过身,“走吧,既然你已经来到了这儿。”

我站在原地没动。

即使她没有回头,我依旧能感到她在笑:“你害怕?”

“您刚才也见识到了,我最害怕的东西只有电梯。”

她再不答话,高跟鞋在地面上敲得很响。

我盯着她的背影,回想着我们刚才的对话,心里不禁有种说不出的复杂。

《索多玛的苹果》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水果君)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索多玛的苹果》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