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画粱一梦》什么粱一梦成语 天然受 画粱一梦同志

更新时间:2020-01-14 16:32:53

《画粱一梦》什么粱一梦成语 天然受 画粱一梦同志 连载中

《画粱一梦》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小小三爷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南枝,薄幸

火爆新书《画粱一梦》是小小三爷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南枝,薄幸,书中主要讲述了: “南枝!南枝!你不要装作没听到!长得那么漂亮的男孩子哎,快讲讲有什么趣事儿?” “叶小妹你怎么越来越八卦了呢?你知道我一般在阁楼...展开

《画粱一梦》免费试读

“南枝!南枝!你不要装作没听到!长得那么漂亮的男孩子哎,快讲讲有什么趣事儿?”

“叶小妹你怎么越来越八卦了呢?你知道我一般在阁楼上,几乎没有碰到。”

叶良人特嫌弃的摇摇头,“虽然那个人冷冰冰的冰块一样,失了忆又残了,但样子长得实在好看,比女孩子还要漂亮,赏心悦目懂不懂啊?这么好的机会你竟然都不珍惜!”

南枝抬头看着门外来的叶家人,又看看继续瘫坐在沙发上的叶良人,“良人啊,学习的机会也要珍惜哦!”

看着叶良人又被惨兮兮的喊走了,南枝笑了笑,继续看起了书。

祭祖是江城人在过年的这个月份里特定的习俗,或早或晚的都会去城南的大宗祠祭祖,然后再去它旁边的普陀寺烧香祈福。

司、南、叶作为江城的三大家族,这样的仪典自然会大办特办。故每年的腊月三十,三大家族的族长都会带着其族亲的公子少爷们赴城南祭祖祈福。

原本来说女子是不可参加的,但南氏到了南枝这一系只她一人,南启文在世时就每每务必带着她,自然南信兮更不会不带他这唯一的孙子。

一行人山下下了车,南枝抬头远远就望见了等在寺外的主持和大师们。普陀山并不高,但四周群山环绕,风景秀丽,而它上面的宗祠和普陀寺背为高山遮阴,面朝东方为阳,是为阴阳汇聚的风水宝地。

到了这的人们须徒步走上山,彰显诚意,后面跟着抬各种祭品、礼香、进献、布施物等等的人们,再后则是保护这些爷们的人了。

每年都是那些礼法,南枝跟着心诚礼到的做了一个上午的仪式。中午时分就见南柘、司褚、叶大叔叶崇文跟着监寺大师去了大殿后的布施堂,而祖父辈的司叔通、南信兮、叶老爷子叶明惠则与主持大师去了后院饮茶,剩下的长者也都随着大师们去了后院吃斋饭,独剩下了他们那些吃惯了鱼肉的公子哥们随处闲逛了。

“呦,美人儿又想要尿裤子了?你看你那急的样儿,哈哈哈哈哈…”

朝着笑声处南枝便看见司薄幸在他们的嘲笑声中红着脸急匆匆的由小六子带着去了后院,听说他现在的遗溺症比之前好多了,司家也是由于那件事顾于脸面,在外事上允了人随着照料他。

今天去了这江城连日来的阴沉,许久不见的太阳公公很好心的漏了面儿,南枝想四处转转,便与女扮男装随来照顾她的晓儿慢慢走向了后山的竹林,普陀寺后面有一大片竹林,竹林里有寺人们种植的时鲜各样和植卉花草,是他们精心打理的,自给自足供他们生活日常,所以每次来南枝都要去看看。

“听说这竹林后住着避世的叶家三爷,那个仙儿一样的人呢!”晓儿小声和南枝说,“你说那么厉害的人有啥想不开的竟然要出家,若不然现在的整个叶家可不就是他的吗。”

南枝听着看了她一下,“别瞎说”随即又说,“但听说确实是个令人敬仰的人,我也只是听父亲说过他的事迹,真想见见啊!”

南枝沿着石板路,慢慢走着,在这么禅意的地方人的心灵也像是被洗涤过一样,不再嘈杂,恬静淡然。

再往里走了一会儿,南枝向着竹林深处看去的时候似乎看到司薄幸身边的小厮,去竹林里了?

那个小厮也好像是看到了他们一样,微微伏了下身便径自走开了。

这时已经走进竹林深处的司薄幸,七绕八绕走出了竹林,然后快速的穿过一片不起眼的杂草丛,便看到一处僻静的似乎像是没有人住的小院,他快速推开那一扇看似很久很久没有被打开过的木门,轻车熟路的关门进入院内,院内的一个扫地僧听到声音看了他一眼,手指朝着屋内比划了一下便又开始扫地。

司薄幸皱眉,屋内有外人?

他转身去了另一个房间,等了片刻确定人已走后推开暗门便进入了隔壁的房间,拿过房内僧人递过的茶“你怎么和他有联系?”

“你还记得渝州的事儿吗?”那僧人声音纯净如清泉,脸色虽淡白却仍掩不住旧日风采,给司薄幸递过茶后便也自己拿了一杯饮起来。

“渝州?有些印象。”也似是想起了旧人般,顺着僧人的目光看向窗外的枯树枝,隐隐记得那句,‘取次花丛懒回顾’,这前后都是求不得的。

“我之前有缘帮过一次南老先生,所以这次便请他把那封信带到了渝州,他们见到后会知道怎么做的。”

“人心难鉴,这么久你就不怕都已经变了吗?”

僧人笑笑,站起身来去开门,“他信得过的人,我便信得,走吧!”

司薄幸听了脸色突地冷了下来,“呵,他信的人害死了他!”走到门口停了一下,转身看着已盘坐的僧人,“刘掌柜那边弄好了吗?”待看到对方肯颔首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院外的扫地僧看到来人又气冲冲的走后,摇摇头,每次都这样!

穿过杂草慢慢往竹林外走,司薄幸试图让自己冷静一下,无奈戾气太甚他自己都能感觉到,他便直接蹲坐在一颗竹树下,靠着闭眼平静。

南枝远远看着像他,便对身边的晓儿说,“我有些冷,去帮我拿一件衣服来吧。”

晓儿不放心,可是又不想冻着南枝,“要不然小姐和我一块回去?”

“我还想在这待会儿,没事,你快去快回!”

晓儿一听南枝是肯定不想回去的,自己便快速回去拿衣服去了,待她走远后,南枝径直走向了司薄幸。

可能是多年来练就的‘本事’,司薄幸耳力非常好,身体也很是警醒,远远的看来人是她后也没有说话,继续闭着眼平息自己。

南枝慢慢踱过去,走到他身边蹲了下来,瞧着太阳直射着他的眼睛,想也没想手就伸了过去替他遮了阳光。

过了那么一会儿,南枝的手略微有些酸了,身边人像是睡着了,又不忍心打扰他,又换了另一只手继续挡着这个许久盼来此时却不想见它在的阳光。

又等了那么一会儿,凉薄的声音在耳边慢慢响起“我靠的这颗竹树名叫龟甲竹,也叫龙鳞竹,他不比别的竹子灵秀飘逸,但却很是”南枝看着他慢慢睁开眼睛,玄黑的眸子像极了天上的星星,漂亮的无法形容,“靠、得、住!”

三个字说完,司薄幸向着他背后看了一眼便站起来走向了竹林的另一边,南枝回头看着晓儿匆匆来的身影俏皮的瘪了瘪嘴,起身迎着晓儿走去。

《画粱一梦》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小小三爷)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南枝,薄幸)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小小三爷)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画粱一梦》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南枝,薄幸),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