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贱籍女官》贱籍制度 完整版未删节 贱籍女官BL

更新时间:2020-05-21 08:30:56

《贱籍女官》贱籍制度 完整版未删节 贱籍女官BL 已完结

《贱籍女官》

来源:作者:白短圆喵分类:现代言情主角:云娘,熊心

完结小说《贱籍女官》是白短圆喵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娘,熊心,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打起来喽~~~~~~~~~等了好久,终于开战!以此战庆祝收到站短! ==================================================================...展开

《贱籍女官》免费试读

打起来喽~~~~~~~~~等了好久,终于开战!以此战庆祝收到站短!

==================================================================

彩儿见到大脚,就像溺水的人抓住稻草一般,跑过来一把抓住她的用脚,将身体躲在大脚身后,浑身如筛糠一般,拼命高呼救命。

大脚还没反应过来,又见三娘怒气冲冲杀了过来,边跑边高声喝骂:“哪里窜出来的小娼妇,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骑在我脖子上拉0屎!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可是好欺侮的?这回就让你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好好领教一下三娘我的厉害!”

几句话已到近前,二人围着大脚转起了圈,那彩儿别看身单力薄,却极是灵巧,三娘一时半刻到也捉不着她。三姨气急败坏,一手拔下头上的簪子,举着四处乱戳。

彩儿吓得紧紧抱住大脚的腰,藏在她身后嗷嗷高叫救命。

大脚被她二人夹在中间,躲也躲不开。她一向看不上三娘的所做所为,眼见三娘拿个簪子没头没脑地乱戳,虽不知谁是谁非,也不由火冒三丈,一手死死擒住三娘的手。

三娘拼命挣脱,却哪里是大脚的对手,一只手被吊在半空,半个身子像被钉住一般,只气得在那里混骂……

正吵闹间,只听一声断喝:“都给我住手!”

众人寻声看过去,只见果妈妈带着一行人,威严地大步扭来。

大脚知道三娘惧怕果妈妈,不会再闹事,便松开了手。

三娘身子一软瘫倒在地,大脚一愣,不由斜眼打量三娘,见她迅速地将手中的簪子丢进身旁的花丛里。因大脚站在三娘和果妈妈众人之间,三娘又坐在地上,只有大脚一人能看得见。

三娘扔完簪子,嚎叫一声,拿腔作调地哭道:“妈妈哟,我可不活着喽,我都被人欺侮死喽,你可要给我讨个公道啊……”

大脚以前只在连续剧里听过类似哭丧的,有曲有调,表演性很强,只是并没亲身经历过。如今眼见身边的三娘一边哭一边唱,还有板有眼,有折有韵的,只觉得非常非常假,不由得当场哈哈大笑。

“大脚一边玩去,这儿有正经事,别给我捣乱!”

见果妈妈眉头倒竖,面沉似水,大脚知趣地忙向外撤,却不料彩儿仍死命抱着她的腰,不肯松手。

三娘突然顿了哭喊,用手指着彩儿叫道:“你这是要干吗,妈妈让大脚走,你干吗拦着?怎么着,知道自己做得不对,怕妈妈责怪,想教唆这傻子再打我一次给你出气吗?妈妈你看她多么狂妄,全不把你放在眼里!”

果妈闻言皱皱眉,瞪向彩儿。

彩儿慌得松开手,向三娘哭道:“我从未教唆过大脚,天地良心!上次她打你与我没有关点关系。”

“哼,你还有良心?早叫狗吃了!谁不知道你天天哄这傻子给你卖命,那天大脚被差人打伤了,不是你亲手给她上的药?你是云娘的丫环,在这楼里一向横着走路,鼻孔朝天,你凭什么伺候一个下人?还不是亏心?就是你教唆大脚打我,然后又威胁她,把她吓跑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你没想到傻子竟会认路跑回来,你怕她把你哄出来,就拿着上药当幌子去哄她,我说的可有什么错处?”

彩儿吓得脸上没了血色,只拼命磕头:

“妈妈莫信,这全是她编的!我是妈妈一小养大的,妈妈最是了解我的为人,就因我安分守己才派去服侍云娘。我帮大脚上药也是奉命,不信妈妈可以问云娘。况且,我就算害三娘也得有个缘由。妈妈,依我看恨三娘的不过两种人:一是嫉妒她当红,二是受过她的欺负。可妈妈细想,三娘再红也不是头牌,要说只有她嫉恨我们,却没有我们嫉恨她的道理,此其一。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我既是云娘的人,今天以前倒从未受过欺侮,报复之心又从何谈起,此其二。三娘只是信口胡言,还请妈妈明鉴!”

果妈妈闻言思量了一下,说道:“我量你也没有那个胆子,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三娘不等彩儿回话,插言道:“妈妈,我一到Chun天就柳絮过敏,因此向云娘求些蔷薇粉,云娘明明应了,可这小蹄子偏推说没有。哼,东西本是云娘的,我也不好腆着脸再去问云娘。结果今天可巧被我知道,原来云娘给了我的蔷薇粉,这小蹄子竟私下里转送了司琴!不过是包蔷薇粉,原也没什么了不起,只是我寻思云娘平素心慈手软,连身边的丫环都不能辖制,这还有没有规矩了?她是好性,我却要为她立立规矩,因此我亲自找这死丫头理论,她竟拉了大脚来打我!呜呜,妈妈你看事情就是这样,也不知她是疯了,还是她得了哪个的令,竟敢这么挤兑我,请妈妈为我做主!”

“彩儿,你怎么说?”

“蔷薇粉的事说来话长,请妈妈耐心听。一来,那蔷薇粉原是前年姐夫送给云娘的,云娘使着不觉得有多好,便分给每屋一包。不想倒有人合用,便不时来寻,没多久也就送完了。第二年Chun天仍有人来讨要,云娘怕失了和气,就自掏腰包置办了一些,她自己并不用,全分给大家。今年已是第三年,断没有再自己出钱请大家用的道理。二来,司琴如今有这东西我并不知。三娘指我偏袒司琴,这却有趣了。妈妈是知道的,这楼里只有我与小红是从小就在的,若论亲厚司琴原是不及,若说我偏袒她,我不能服!三来,说我教唆大脚打三娘,也不必我辩,妈妈看我二人情形便知真假!”

“我告刁状?看我撕不了你的嘴!平时倒看不出你竟是个刁钻的,竟当着妈***面胡搅蛮缠,把煤球愣说成白的,妈妈可不要被她骗了!”

“好啦,都闭嘴!把司琴给我带来,今天倒要把事情搞清楚,你们谁也别后悔!”

好辩才!

大脚在一旁听着,不得不由衷佩服这位彩儿,没想到她骂起人来逻辑清楚,言辞犀利,果然是真人不露相!

看她短短几句话把三娘说的理尽词穷,过瘾!

《贱籍女官》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白短圆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云娘,熊心)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白短圆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贱籍女官》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云娘,熊心),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