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杀人咒》真正杀人的咒语 男妃文 杀人咒同人女

更新时间:2020-07-21 08:30:03

《杀人咒》真正杀人的咒语 男妃文 杀人咒同人女 已完结

《杀人咒》

来源:长沙掌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作者:渣西分类:灵异主角:张龙,陈警长

完结小说《杀人咒》是渣西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龙,陈警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没有理会张龙的言论,自己继续讲道:“大家的名字或许现在都在玉城阎王手中,我们随时都可能死掉,而只有张龙这个家伙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展开

《杀人咒》免费试读

我没有理会张龙的言论,自己继续讲道:“大家的名字或许现在都在玉城阎王手中,我们随时都可能死掉,而只有张龙这个家伙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若我们和玉城阎王拼死了,只有他一人能够向上面交代,而我们全都枉死了!”

“咒印者,你果然是我见过的最棘手的人!”张龙的双瞳就在我眼边转动,他的声音绝望却充满了笑意,“呵呵,既然你要玩我就陪你玩!”

“不错,我一直都怀疑这些自大的拯救者,有胆命令我们做事,没胆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真是可悲!”李雪在赵虎那里受过气,“连名字都不敢交出来的家伙,本身就不信任我们警方!”

“就是,孬种!不敢说出名字就自己滚回去吧!”大部分同事都有同样的心情,这就是舆论的压力,就是我一直盼望出现的场景。

张龙你要怎么办?说出自己的真名吗?我斜着眼睛看着张龙的表情,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呼……”张龙出了口气十分轻松地往上吹拂着自己的头发,他的表情十分释然,远比当初看到黑衣人队伍死掉要舒坦,“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步,我不这么做是不行了!”

我看了看大家的表情,作为同病相怜并且全都感受到玉城阎王威胁的人而言,张龙的行为是必须的:“好了,我们大家都需要坦诚相待!”

“我弟弟叫赵其风,我是赵虎的异性兄弟,我叫张其风!”张龙说得很尽如人意,那真挚的表情没人会怀疑是假的。

张其风!我虽然高兴,可是内心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担忧,眼见着大家都有些不在过问这件事情了,我不禁慌乱了起来:“口说无凭,你这样让我们怎么相信你?”

“好了阿琅,我相信张龙了。”陈警长想要劝说我,却被我一言堵住了嘴。

“我们可是和一个魔鬼对抗,我必须保证每一个人都拿住诚意。”我的目光直指着张龙,“张龙先生,我希望你能理解我。”

张龙无可奈何,直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张证件,那证件青绿色的封面,里边的文字都像是用洋人的玩意儿印出来的:“这是拯救者组织的门禁卡,现在你应该相信了吧。”

李雪轻轻瞟了一眼,上面的名字应该和张龙口中说的没错,她向我投来了肯定的目光。

“不行,我要自己的确认!”张龙的名字关系着我个人生死,只是当我主动去拿那一张证件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后背的眼睛开始变得多了很多幽怨。

无论如何,我已经确认了,张龙就是叫做张其风,也就是说我已经赢了,我只要配合着警察署的行动,在杀死玉城阎王之后干掉张龙,我就彻底赢了这个全国第三的侦查队伍!

一切都太顺利了,整个剧情就好像被我安排好一样发展,主线一直都没有改变。

经过周密的部署,警察署连同涉外民兵趁夜色潜入到了玉城阎王公寓之内,玉城阎王身边那些保镖的分布早就被李雪等人加班的舞女、服务生打探清楚,时间一对攻入其中可谓探囊取物。

很快的时间,警察署的同志就已经控制住了夜场的人马,张龙身手不错正好用来对付玉城阎王公寓门外那些凶悍的保镖,而我和陈警长则是直捣黄龙,进入了那件最为隐秘的房间。

“该死的警察,来人啊,来人啊!”玉城阎王一如既往地和一个美女在享受快乐,一丝不挂的时候根本就惊慌得忘记了自己还有一张王牌,“来人!”

“咚咚……”我重重的关上了黄金大门,因为外面的枪战声音响个不停,几乎不能让我们交谈了。

陈警长举着枪瞄准了玉城阎王,他的口吻是严厉的:“玉城阎王,你的地方已经被我们围住了,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你是陈,陈……警长……”玉城阎王高举着双手,肥胖的是身体看上去格外恶心,不过从他的神态看似乎他并没有仔细去看我给他的照片,因为他压根就记不住陈警长的名字。

我手中也有枪,但是我并不能亲自开枪,更不能用杀人咒杀了玉城阎王,这样可以避免让张龙找到一些把柄:“玉城阎王,快把你杀人的秘密告诉我们,是谁教你杀人的?”

玉城阎王恍然大悟,他稍微移动着身子,眼睛时不时地往梳妆台上看:“我玉城阎王杀人还用人教?你们这些警察平日里吃了我多少好处,现在竟然用枪对着我!”

“别动!”陈警长极为小心,他眼神示意我道,“阿琅过去,今天我就要把他抓回去好好问清楚,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杀人于无形!”

“嗯。”我点着头慢慢地走进了玉城阎王,我心头想得很多。

这个时候是一定不能让玉城阎王被抓的,他一定会招供出一切,而我又不可能同时用杀人咒杀了玉城阎王和张龙,那样所有人都会怀疑张龙一直怀疑的我,更何况我心底始终不能确认张龙是不是叫做张其风,该死的。

“快去啊,阿琅。”陈警长皱起了眉头,他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儿,“阿琅,你怎么了,不要拖拖拉拉的。”

我急中生智,缓缓地走近了玉城阎王,就在靠近他一步的时候,突然弄成脚下一滑的样子一个踉跄栽倒了过去:“哎呀……”

“阿琅!”

玉城阎王也是摸爬滚打上来的,一手几乎直接就夺过我手中的枪,一手勒住了我的脖子将我制住了:“别动,不然我杀了他!”

陈警长焦虑万分,确认拿玉城阎王没有办法:“你别乱来,我随时都可能开枪。”

“把枪放下!”玉城阎王用枪头死死地顶住我的额头,我是他求生最后的希望,“我叫你把枪放下。”

我当然知道情景的危险,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为了我赢得万无一失。

我轻轻地释放出体内的鬼力,而这种鬼力正好和玉城阎王体内的鬼力是相同的,那一瞬间我确信他能够感受到我语言。

“你……”玉城阎王的身体微微颤抖,他惊恐地看着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应该愤怒,他眼珠子开始乱转,说明他的思维也有些崩溃了,“让我走,让我走!”

我顺着玉城阎王的脚步逐渐往窗户外面走去,我知道那个位置,他想要逃生:“玉城阎王,你不要乱来,这里跳下去的滋味我是尝试过的。”

“哼,去你的!”玉城阎王知道我这是在为他指明方向,他想杀我,可是他知道杀了我自己一样会死,求生的本能让他没有太多思考就从楼上跑了下去,顺利逃掉了。

“该死不能让他跑了!”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想要奋力去追他,却被陈警长的话语拦住了,“不能让他走,他一定会报复我们。”

“他似乎并不知道我们的名字,要不然我们几个早就死了。”陈警长收好了枪,他分析得很有道理,“只要大家安全,这家伙早晚要落网的。”

我咒骂玉城阎王是因为这个大老粗竟然忘记了警察署人员的名字,他一天不被警察用枪打死,我就一天不能脱身,这才是我最担忧的:“陈警长现在怎么办,我们出去帮忙吧。”

陈警长忧心忡忡地往玉城阎王公寓里边走去,他不自觉都走到了那个梳妆台前:“刚才看玉城阎王的眼神一直在这边,莫非有什么东西?”

我正要开门离开,听到陈警长这么一说,心坎之中的事情一下子就冲到了头顶:“那里……那里应该没有什么吧。”

“等一下阿琅!”陈警长打开了抽屉,从里边拿出了一张照片,正是我偷偷给玉城阎王的那张警察署重要人员合影,“玉城阎王这里怎么会有我们的照片,我记得这个只是人手一张而已?”

我轻轻地走向了陈警长背后,这是我离开罗盘山村后最敬重的人,也是他让我在玉城活得有些尊严了,而现在我对他却充满了惧意:“或许是玉城阎王通过其他渠道得到的呢?”

陈警长挥起了手,意思是让我不要打扰他,他将那照片高高地举起,那人头上面的名字清晰可见:“不光有我们照片,还有所有人的名字,还有你……你的……”

我的名字,我听到这个词便一把何从上去夺过了陈警长手中的枪,那一刻我一脚将他踢倒在地上,那手枪正好抵住了他的脑门,因为我给玉城阎王的照片上只有我自己的名字是和平时不一样的的。

我将江弈琅,而警察署的人都以为我叫王琅,可是我却在照片上留了一个更假一点的名字,王天琅。

“隐藏真名,阿琅,果然是你。”陈警长没有用力反抗,他的心在这一刻已经死了,他无力而绝望地看着我道,“原来张龙说的都是事实,那个罪恶的凶手就是你,张华明是你杀的吗?”

我不敢点头,内心的痛苦此刻全都涌现了出来,杀人对于我而言本身就是煎熬,是求生:“陈警长对不起,我只是为了生存,我只是为了活下去。”

“接下来呢?”陈警长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我会死,张龙会死,李雪和大家都会死,对吗?凡是知道你存在的人都会死,对吗?”

这是必然的事实,可是我却不敢点头承认,我唯一能说的就是对不起,我认为这是人应该有的本能。

《杀人咒》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渣西)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张龙,陈警长)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渣西)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杀人咒》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张龙,陈警长),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