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调秦》调琴师结局 天然受 调秦傲娇受

更新时间:2019-10-09 08:30:57

《调秦》调琴师结局 天然受 调秦傲娇受 连载中

《调秦》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苏或分类:架空主角:墨门,墨者

主角叫墨门,墨者的小说是《调秦》,它的作者是苏或最新写的一本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看到一个年纪堪比她爷爷的老者一下子跪在了她面前,她慌得手脚并用的爬起身来躲一边儿去,连揣在怀里的宝贝掉出来都没工夫去捡。开什么玩...展开

《调秦》免费试读

看到一个年纪堪比她爷爷的老者一下子跪在了她面前,她慌得手脚并用的爬起身来躲一边儿去,连揣在怀里的宝贝掉出来都没工夫去捡。开什么玩笑,真要受了这个礼会折寿的。

“你,你干嘛,起来啊,别,别这样,我……嗷……”一下子没趴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痛死我了,老头儿你存心的啊。

老头儿却不听,一张平凡无奇的脸上布满了认真和严肃,又转向了四脚朝天的小女娃儿,等她从地上爬起来,才开口道,“少主还小,本不该此时提出此事,可你是墨门少主,是将来的矩子,墨门的领导者,也得知了墨门的全部事情,我才斗胆恳求少主,答应我等,救回门人,重整墨门。”顿了顿,看到快石化的小娃儿,“我等四人必将唯少主马首是瞻,全力辅佐少主。”

你,你们,这是强迫中奖啊!这具身体本身就麻烦多,昨天被人害,今天被人咒的,刚刚才把本尊的魂魄给玩丢了,好不容易她来了,要是继续这样,一个不小心又把她的命儿给玩掉了,她得多冤哪。

果断摇摇头,坚决不答应,“我,我还小……”

“少主!”鍺老菊花鸡冻了,“我知道少主仍然总角之龄,提出此事实在是太早,但老朽,唉。”摇了摇头又道,“现下实是没有机会了,少主马上要离开此地,我等又不能随行,如若少主再不答应,我等,我等……”呃,太鸡冻,说不出话来了。

她就知道这些菊花们肯定对她有非分之想!不然的话一个个都拿全国地图牛皮版啊,《鲁公秘录》啊,《太公兵法》之类的东西来砸她,砸得她满头包不说,还让她心里鸭梨忒大,哼,今天终于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撇撇嘴,什么嘛,你们这帮人,这就是红果果的威胁利诱啊。

“鍺老,你,你别这样啊,我才六岁呢,就算是我想答应也没办法答应啊。”我还是祖国的花朵儿,初生的小太阳呢,你们忍心现在就将这副重担压在我稚嫩的肩上,把花朵儿压扁把小太阳给压地平线下边儿去吗?

跪着向前迈了一步,鍺老却有些焦躁,“少主聪慧异于常人,文治武功,连兵法都信手拈来,初学才七天,就能如此精辟地论述长评之战,如此看来墨门的兴复只能在少主手上啊。”

这么相信我,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啊。你们这帮老菊花,莫名其妙地填了我一堆东西,还故意勾引我的好奇心,给我讲墨门血泪史,阴谋论,时局,这是正常六岁小孩应该学的吗?不就是想将我填满了弹药当枪使吗?心里尤其郁闷,搞什么嘛,这身体倒底悲催到什么程度了啊。

她嘴巴撅了起来,都说了我还小,不要啦,难道你听不懂中文,非要我跟你说火星话?不要以为你是老菊花,我就不敢暴打你,“就算我聪明,可是我这么小,怎么能去振兴墨门嘛。”

见到她似乎有松口的意思,看来夸赞方略凑效了,老头儿再接再厉,“少主聪慧实在不亚于先主,还请少主放心,我等在少主及笄之前,一定会好好的教导少主,待顺利继承矩子令后,必将全力辅佐少主。”

靠,这要我怎么放心,就你们几个,我要答应了,估计把我卖了还得帮你们数钱!现在是乱世,乱世啊,我可一点儿都不想呆,准备出去以后就去找得到高僧把我送回去呢,谁想跟你们一起混啊,命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保住呢,还什么振兴墨门。打死也不能答应你们。

摇了摇头,“可是,鍺老,我们墨门不是都死光光了吗,那要怎么振兴?招兵买马吗?”还没开始就会被各国诸侯给灭了吧。

老头儿一听,怒了,也不跪了,忽地站起身来,声音陡然拔高,“少主怎可如此说,须知除了隐墨,墨家还有魏墨,赵墨,齐墨等三大主要墨者行会,以及依旧是墨者的秦墨,墨家的势力遍布七国,就算是隐墨,大部分精通机关术和辩术的门人也被秦墨抓去关入密室,逼迫他们进行机关制造和讲学。少主,只要掌握了全部墨家势力,天下皆在你手啊。”

这话说得,她又不是秦始皇,要天下干嘛。这老头儿,用这事儿来引诱她,太没技术含量了吧。

老头儿看她没什么反应,又继续说到,“就算少主不想要这天下,但是隐墨那些水深火热的门人却不能不救,老主上的血海深仇却不能不报啊。”说罢又跪了下去。

哎呦喂,爷爷,求你了别跪了,我真的会折寿啊。她这次也吓得赶忙对着老头儿老实地跪着。

“少主不可,不可啊。”鍺老却赶忙过来扶她,一把将她拎起来。

黑线,没想到这老头儿手劲儿还挺大。衣领勒得脖子有点痛,她差点窒息穿回去,连忙扒着老头儿的手站起来。老头儿,你谋杀啊。

揉了揉脖子,满心怨怼,却不得不装模作样地对老头儿说,“鍺老不必如此,你若继续跪我,让我如何自处?”

不再跪下,只是追问道,“少主这是答应了?”

你们这帮老头儿让我给外公报仇就算了,居然还附带着逼我去统一墨门掌控天下,开玩笑吧,也不知道你们是太看得起我还是太看得起自己?你们几个的全力效忠有个P用啊?你们四个要是有用,那帮人早就被救回来了,天下早就是墨门的了,还用得着我穿过来受苦嘛?

继续果断的摇了摇头,“鍺老此事怎能如此草率。”傻子才会答应你们呢!

“这天下本就乱世,谁能知墨门众人是否还愿意统一,且各国国君也并不希望看到一个实力强大的墨门啊。”没听说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一个吃的饭比我拉得便便还多的老头儿居然不懂?

一家独大的墨门,到时候估计会被七国国君联手灭之,你是怕我死得还不够快吗?捂着扑通扑通的小心肝儿,再次坚定地摇了摇头,“我决不能此时答应与你。”

“少主!”老头儿更加鸡冻了,“你怎能……”话都说不全了。

报仇,救人,统一墨门,说得容易,随便一件事拿出来可都会死人的。报仇,要去杀曹秋道,曹秋道是谁?人家是贱圣啊,贱圣贱圣,又贱又剩,命大着呢。那是那么好杀的吗?就我这小身板儿,拿迷你小木剑去砍?人家估计连毛都不用动就把我给人道毁灭了。正想撇撇嘴表示对面前这老头儿智商的怀疑,思路却被老头儿一声惨叫打断。

“老主上啊,属下没用啊,不能替你报仇了啊。”就见他向东跪下扑到在地,一下一下地磕起头来。

嘴角一阵抽搐,你在干嘛?一哭二闹三上吊吗?老头儿,这是女人招数,你用的这么顺当脸红不脸红啊。

还没反应过来,老头儿满面泪痕的跪着转向她,“少主,老朽求你了,求你看在我等这一把年纪,命不久矣,就答应我等统领墨门吧。”

你真要我统领墨门啊,我凭什么啊?雷帝嘎嘎的,就我这六岁的小身板儿,一站出去,听我命令的墨者不是没脑子就是脑子长了霉!

郁闷得快要尖叫了,这老头百分之一千的在逼迫自己,自己的身份说得好听,其实说白了不就是个光杆司令吗?现在隐墨就这么几个老弱妇孺,要去跟各国势力强大的墨者行会对抗,你们是真的怕我死的不够快吧?

可即使心里明白,眼下却不得不上前扶起满脸鼻涕滴老头儿,“鍺老如此说来,我是真的不敢当啊,而且就算我愿意答应,隐墨的矩子也是阿母,我又如何能越俎代庖?”

大爷,我可只是少主,上头还有个阿母呢,那个可是矩子令的正主儿,你总是拽着我不放干嘛,看我年纪小好欺负吗?果然这报仇统一什么的绝对不是好事儿。

“何况‘统一’这等关系墨家存亡的大事,于情于理都该由身为矩子的阿母来决定才是。”推给阿母比较好。

老头儿听了她这话,脸上的表情变得比较奇特,似乎一阵青一阵白的,衬着那交加的涕泪,看上去有点滑稽。

怎么一提阿母,这老头儿就失声了?果然是看我好欺负吗?

“主上,主上她……”老头儿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唉,困于内院,行妇人之斗,实非墨门之良主啊。”

呀呵?你敢这么说你的顶头上司?

她耳朵都竖起来了,超级大八卦,纳尼?困于内苑,妇人之斗?难道阿母是小妾,正忙着宅斗?雷帝嘎嘎啊,战国版的大宅门!难道我是阿母养在外面的私生女?阿母住大宅门里面不方便把我带回去,直到现在才找到了机会?呸呸呸,瞎说什么,是老妈不是老爸,怎么可能出现养外宅这种事儿。

一不小心想太远,还是鍺老的又一句哭叫拉回了她的思绪,“少主,就当老朽求你了。”说罢行了一个大礼。

老头儿,你是属牛皮糖的吧,都跟我磨叽这么久了,怎么还这么精力旺盛啊,天哪。

愁眉苦脸地上前想扶起伏在地上的老头儿,却被老头儿拉住不让走,非让她答应。答应了就死无全尸,不答应就会被烦死,真是左右为难,要怎么办?

《调秦》精彩评论:

: 非常纯正的DND小说。 《调秦》成功的塑造了一个生动的绿龙形象,不是披着绿龙皮的人类穿越客,而是纯正的DND绿龙:强大,狡诈,崇拜力量,邪恶而守序等等。这恐怕是现今网文里塑造得最成功的几个非人类主角(墨门,墨者)之一了。 除了这个非常成功的主角(墨门,墨者)形象之外(再次强调:人物塑造是小说创作的灵魂),作者(苏或)围绕该主角(墨门,墨者)也塑造了众多非常生动的配角,比如主角(墨门,墨者)的母亲(开篇就非常惊艳的出场),管家,女仆长,反派矮人一号...等等。相比其他主角(墨门,墨者)形象脸谱化,配角几乎无形象可言的大部分小白网文来说,《调秦》水准高出太多。我:传统奇幻,很有意思,质量很高。就是更得不太快,有些幼苗。评价为伪仙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