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问鼎记》问鼎记何常在txt 主角是夏祥,金甲的小说 问鼎记在线阅读

更新时间:2019-10-09 08:35:00

《问鼎记》问鼎记何常在txt 主角是夏祥,金甲的小说 问鼎记在线阅读 已完结

《问鼎记》

来源:作者:何常在分类:青春校园主角:夏祥,金甲

何常在新书《问鼎记》由何常在所编写的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主角夏祥,金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夏祥抱住曹姝璃,一转身,将曹姝璃稳稳地抱到岸上。曹姝璃已然面红过耳,羞不可抑,既浑身酥软无力,又不敢看夏祥,有心推开他,却又使不...展开

《问鼎记》免费试读

夏祥抱住曹姝璃,一转身,将曹姝璃稳稳地抱到岸上。曹姝璃已然面红过耳,羞不可抑,既浑身酥软无力,又不敢看夏祥,有心推开他,却又使不上半点力气,只低低地说了一句:“你……你放开我。”

作儿却是看呆了,睁大眼睛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她才长出了一口气,幽幽地说道:“夏郎君和娘子真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郎才女貌,花好月圆……”若是没有最后一句,她的一番话倒也应景,偏偏她突然就多冒出一句,“哎呀,小心脚下,不要踩死可爱的毛毛虫。”

毛毛虫?夏祥顿时汗毛倒竖,低头一看,果然脚上有一条绿绿的毛毛虫在蠕动,而且还朝他的脚上爬来——温香软玉扑满怀的美好感觉顿时消失不见,他放开曹姝璃,朝旁边一跳。

“啊!”跳起之后夏祥才意识到他是在岸边,却为时已晚,双手无奈而无助地在空中挥舞两下,想抓住什么,却徒劳无功,然后“扑通”一声落入水中。

“啊!”作儿捂住了双眼,一脸无辜,“不怪我,夏郎君,真的,都怪毛毛虫。”

曹姝璃哭笑不得,嗔怪作儿:“作儿闭嘴!还不赶紧去拿干净衣服?”

“是,娘子,作儿知错了。”说是知错,作儿偷眼一看,夏祥在水中衣衫尽湿,头上还顶了一片荷叶,滑稽而狼狈,还是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忙又掩嘴而逃。

“怎么我才离开,就出大事了?”曹殊隽早不出现晚不出现,突然就冒了出来,他圆睁双眼,“夏郎君,你怎么跳了池塘?是不是你冒犯了姐姐,被她推了下去?姐姐你怎么如此无礼,夏郎君今日上门提亲,你推他下水,让他还怎么向爹爹开口?”

夏祥落水,本来也没什么,为救佳人落水,也算好事,不想被曹殊隽一番胡扯下来,他实在忍无可忍了,当即双手一按岸边石头,用力一跃,“哗”的一声如矫龙出水,跳到了岸上。

曹殊隽吓得后退一步,哈哈一笑:“方才在路上,我看夏郎君龙行虎步,背脊微弯如有负,前面却是挺胸的样子,是大富大贵之相。刚刚从水中跃起,如鱼跃龙门,可见今年大考,你不但可以高中进士,还有大好前途。”

“废话少说。”夏祥浑身湿透,哪里有好气,“以后的大好前途不如眼下的衣衫一件,赶紧拿你的衣服让我穿上。”

夏天衣衫单薄,夏祥出水之后,湿透的衣服紧贴身上,身材一览无余地呈现,曹姝璃只看了一眼就急忙收回目光,不由心如鹿撞。想起第一次和夏祥见面,他也是从水中出来,是为了救弟弟。第二次见面,他又再次落水,却是为了救她。如此看来,夏祥和曹家还真是颇有缘分。

等作儿拿来衣服回到岸边的时候,已经不见一个人影,她跺了跺脚,恨恨地说道:“娘子一见到夏郎君就不知道该怎么使唤我了,又害我白跑一趟……”

话才说完,忽然从水中跃出一个人影,生生吓了作儿一跳。作儿定睛一看,如落汤鸡一般的人正是萧五。

“你……你躲在水里做什么?装鱼还是装虾?吓死我了。”作儿非常不满地白了萧五一眼,“就你这模样,顶多也就是一条又土又丑的泥鳅。”

萧五划船,一不小心翻了船,他索性在水里游水。后来游到了岸边,见作儿一人捧着衣服在自言自语,就想逗她一逗。

“泥鳅怎么了?泥鳅也是鱼。”萧五一点也不生气,从作儿手中抢过衣服,“正好合身,谢谢作儿。”

“谁让你穿了?你快还我!”作儿大怒,想要要回衣服,萧五却转身就跑,几个跳跃就不见了身影,气得她恨恨跺脚,“你就是一条又臭又脏的烂泥鳅。”

等夏祥换好衣服收拾停当之后,半个时辰过去了。夏天虽热,夏祥却还是接连打了几个喷嚏,感受到了体内居然侵入了一丝寒气,不由暗暗惊奇。

随曹殊隽、曹姝璃二人来到曹用果卧室,卧室中弥漫着浓郁的中药气味。一张万里江山图的屏风正对大门,绕过屏风,便见一张雕花木床。木床挂着厚厚的纬幔,显然是为了遮风之用。

病得如此严重了?夏祥心中一惊,天气尚未立秋,暑气正浓,曹用果却如此畏寒怕风,遮挡得严严实实,可见他体内寒气该有多重。

曹姝璃、曹殊隽皆是一脸凝重,二人引领夏祥来到床前,曹姝璃轻声说道:“爹爹,夏郎君前来问安。”

纬幔中传来了一阵咳嗽,曹用果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夏郎君来了?老夫病重,无法起身相迎,失礼了。”

夏祥施礼说道:“曹公,可否让我把脉一观?”

“你是何人?”曹用果还没有答话,忽有一人从旁边闪出,他一身灰色长衫,头束方巾,长脸浓眉,鼻直口方,年纪五旬左右,手端一碗,碗中有药,“你也懂医术?”

曹殊隽忙为夏祥介绍:“夏郎君,这位是金甲先生。先生,这位是夏祥夏郎君。”

“原来是金甲先生,失敬,失敬。”夏祥知道金甲的大名,人称国医圣手的金甲,最为擅长治疗小儿疾病。

“失敬?失什么敬?莫非你认识老夫?”金甲淡漠地看了夏祥一眼,将药递给曹殊隽,冷冷说道,“既不认识老夫,又不知道老夫,还说失敬,虚伪之极。”

夏祥被呛得一愣,性情如此犀利直接的大夫他还是第一次见过,不由摇头一笑:“我是不认识金甲先生,不过确实听过金甲先生大名,也对金甲先生用伏龙肝治好王爷之子的医术敬佩不已。”

听到夏祥确实对他的事迹有所耳闻,金甲脸色稍微缓和几分,不过依然是一脸漠然:“你也懂医术?方才听你说要为曹公把脉,你可知道,若不懂医胡乱为人诊治,反会害人。权臣误国,庸医误人。”

曹殊隽坐在床前帮曹用果服药,曹姝璃则站在一旁,有心帮夏祥说几句什么,却又不好开口。她清楚金甲先生直来直去的脾气,却不曾想夏祥的一句话会让金甲先生如此步步紧逼,万一夏祥被金甲先生逼得无路可退,恼羞成怒之下一走了之,可如何是好?

又一想,上次夏祥初见爹爹,便问爹爹得的可是寒病,莫非他真懂医术不成?

夏祥一脸坦然,恭敬地答道:“回金甲先生,我对医术只是略懂一二,比起先生,相差甚远。”

“略懂一二?老夫对医术也只是略懂一二,你既然和老夫医术一样高明,老夫且问你,为何伏龙肝对症脾气虚寒?”金甲面容清瘦,身材高大,负手而立,犹如苍劲的松树一般挺拔。

夏祥不假思索,当即答道:“在下医术不敢和先生相提并论。脾气虚寒,是阴阳失衡五行失位邪风入体所致,伏龙肝性温而平,以土胜水,木得其平,则风自退尔。”

金甲微露愕然之色,他怎么也想不到夏祥小小年纪,居然真的知道伏龙肝药效,不由暗中多打量了夏祥一眼,又问:“什么样的伏龙肝可以入药?”

曹殊隽小声问曹姝璃:“伏龙肝到底是什么?”

曹姝璃悄声说道:“我哪里知道,不过听名字应该是土性之药。”

曹用果脸色苍白,面容憔悴,勉强一笑,并不制止金甲和夏祥的对话,还饶有兴趣地侧耳倾听。

夏祥微一思索,答道:“最好十年以上的灶中土,如赤色石,中黄,其形貌八棱,研细,又水飞过用,才可得其药效。”

金甲顿时惊呆了,木然坐下,半晌过后又蓦然站起,惊问夏祥:“你为何对伏龙肝知道得如此详细?”

说来也巧,李鼎善在中山村任教三年期间,村中曾有一名老者得病,上吐下泄,请了许多郎中都不见好转,眼见奄奄一息之时,李鼎善在郎中所开的药方中加了一味伏龙肝,当即药到病除。

李鼎善并不是奉儒家书籍为经典的老手宿儒,他推崇儒家学说,也不排斥诸子百家和杂家,也正因他的开明,夏祥得以博览群书,学会了许多东西。从小母亲也一再教导他,不为良相,必为良医,在他心目中,只要可以济世安邦治病救人,良相和良医并无高下贵贱之分。

“不过夏祥你可知道,老夫为小王爷治病时所用的药并不是伏龙肝,而只是寻常的黄土。”金甲哈哈一笑,仿佛赢了夏祥一般,“当时小王爷夏存先才三岁,一病半年不见好,老夫诊治之后,加了一味黄土汤,服之即愈。此事传来传去,黄土汤居然传成了伏龙肝,哈哈,当真好笑。伏龙肝是灶心土,和普通的黄土药效大不一样。”

夏祥为之一惊,什么,当年金甲医治的小儿竟然是夏存先?就是上次要当众杀死他的见王殿下?如此说来,若没有当年金甲的高明医术,夏存先已经夭折,就不会有他要当众杀他之事了。

“受教了。”夏祥恭敬地朝金甲施了一礼,“先生,曹公之病,可是寒气入体?”

金甲点头,脸色凝重:“寒气在体内郁积,久积成疾,怕是药力已经不能有效力了。”

扁鹊曰:“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也;在肠胃,火齐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夏祥心中黯然,金甲之言,莫非是指曹用果已然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在下有一事不明,想请教先生一二。如今天气炎热,暑气未消,为什么会有寒气入体之病?”夏祥始终想不明白曹用果病从何来,若说曹用果得了外感风热还说得过去,却是外感风寒。虽说风寒之病四季皆有,却以冬春二季为多。再者曹用果病症,并非只是外

《问鼎记》精彩评论:

静下心,直接看下开头重生,然后跳过中间100多章,直接看去滨城赶海给父亲找药,后面文章绝对仙草!这《问鼎记》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前面章节太过压抑,人性卑劣,但是按照我说的,绝对给你一个大惊喜,简直写活了77年以后的北京顽主圈,里面人物刻画凡是能出头的,没有一个废渣,重点后期,涉及到文玩,北京门户,餐饮等等各行各业,你们就知道作者(何常在)底蕴之深,难听点抛去穿越和前面百十张过于阴郁的章节,简直就是北京顽主圈乃至北京文化的科普级文章!我看到最后一百来章,真心舍不得读下去了,因为目前一千多章才写到82年,预埋的几个黑暗boss都同样在野蛮生长,偶尔一鳞半爪,就让你心惊胆战,恨不得立马趁对方羽翼未丰的时候去捏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