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开挂的人生如何解释》不要开了挂的人生什么意思 第三十一章:虚空蝶 开挂的人生如何解释圣水

《开挂的人生如何解释》不要开了挂的人生什么意思 第三十一章:虚空蝶 开挂的人生如何解释圣水

发布时间:2020-09-19 08:33:5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
小说作者:恨古楼楼主 状态:已完结

《开挂的人生如何解释》由网络作家恨古楼楼主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江寻,朱隽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叶雅啊!在不在啊!我来找你来了!” 是的,这就是江寻现在最基本的联系方式——通讯基本靠吼。 没办法,通讯玉简那东西真的是太别扭

《开挂的人生如何解释》 免费试读


“叶雅啊!在不在啊!我来找你来了!”

是的,这就是江寻现在最基本的联系方式——通讯基本靠吼。

没办法,通讯玉简那东西真的是太别扭了,虽然使用起来还挺方便的(基本上不用摊开,只需要用灵魂力量指点名字呼唤就可以了,视频通话或者发短信都非常方便)。可是作为一个拿惯了智能手机的现代人,让他拿着一个跟竹木简长得那么像的东西打电话……真不习惯!

但是好歹也算是个联系工具,江寻虽然再怎么用不习惯也还是带在身上了。

“喊什么喊啊!耳朵都被你吵聋了!”好一会儿,叶雅才开门出来了。

她才刚刚出关,突破到了金丹中期,本来心情挺不错的,可谁想到居然碰见江寻这个家伙在自家门口大喊大叫,心情能好才怪了!

“有什么事?”叶雅看着江见兰挽着江寻的手,一副亲密的样子,不由得撇了撇嘴,话说你们这真的是兄妹?

“哦,就是我们前几天说的那个赏花会,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前几天江寻带着江见兰给自己的“家里人”熟悉熟悉万灵仙宗的环境的时候就碰到过叶雅,当时江寻也跟叶雅说了。叶雅倒是没有当场拒绝,只是说自己过几天要闭关突破,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她就去参加。

至于比叶雅更加深居简出的流梦,江寻这几天就没见到过她,听叶雅说她也是在冲击金丹初期到中期的关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出关。

“既然赶上了那就去呗!正好我也有一些问题要去问一下大乘期的那些师姐们。”叶雅揉了揉脸,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我最近闭关都闭傻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冒出来好多好多的问题,烦死了!”

核心弟子都是返虚期以上的修为,而有闲情逸致来参加这个什么赏花会的大都是卡在大乘后期暂时还没做好准备突破到渡劫期,尊称一声师姐也没什么。

一入渡劫期,一层一重劫,可不是说渡就渡的!没做好准备就贸然突破到渡劫期,那简直就是找死!

所以,一批师姐就在这个时候停止闭关苦修,到处晃悠,寻找合适的契机,就等到天时地利人和都有的那个时候一举踏入渡劫期。

那些个天天缠着江寻讲故事看花的师姐,就都是这么个情况。

而让内门弟子外门弟子那么兴奋的,也正是这么一大群师姐的存在。

“对了,流梦呢?她还没有出关吗?”叶雅突然问道。自从当初离开执事部之后两个人基本就没有见过面,她们又不像江寻那样闲,修练那都得是争分夺秒才好!

“没有!闭关好久了,也不知道她怎么坚持那么久的!要是换了我肯定坚持不到一天!”江寻苦笑着说。

“你以为谁都像你这样吊儿郎当啊?”叶雅甩了一个漂亮的白眼。

“这个白眼中白眼珠占了六成多,黑眼珠占了三成多,几乎符合黄金分割比!”

直播间里面突然飘出一句这样的弹幕,江寻差点没狂吐三斤鲜血出来!

尼玛,这是哪个混蛋?眼球有个毛线的黄金分割比啊?

江寻和江见兰对此都感到非常无语。

“嗯,待会儿我们要去看看师姐她们的花长到什么样子了,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江寻问道。

叶雅随意梳理了一下头发,就直接说道:“好了,走吧!”

“叶雅师姐真是真性情啊!”江见兰笑着打趣道。

“嘿嘿!没办法,在这种女生如海的地方待久了就是这样!”叶雅耸了耸肩,无奈地说道。

对于叶雅的话江寻非常赞同,因为核心弟子区域那一群在大乘后期圆满闲的没事可做的师姐们已经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向他证明了!

当然这是好事,不然的话偌大一个仙宗全都是一群矜持的淑女,那该得是怎样的一个沉闷啊!

好在历史的进化方向是好的!

三个人并肩向着核心弟子区域进发,因为突然多了一个叶雅,所以江寻和江见兰两个人对于直播间的事情也不好再多说。

也只有江寻还时常在直播间里面用心灵发声的方式吐槽着一些无聊的弹幕。

话说江寻这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别人直播肯定得有一个内容什么的,他就不!他就是把直播一直开着,然后让观众吐槽,然后他再吐槽观众的吐槽……

核心弟子区域的建筑和亲传弟子倒是没有什么不同,也就是没有“占山为王”的优势了。该有的大阁楼大庭院还是有的。

那天江寻一共拿了几十万颗种子交给了师姐们,当然最后用于赏花会的,估计也不会到十分之一。不过几万多花应该也足够铺满清灵峰了!

江寻选的花都是系统从诸天万界选取的最美丽的三十六种花,答应培养的师姐几乎每个人都将每一种花朵的种子抓了一把。

所以,江寻就免了去每个师姐那里查看的必要了。

第一站的是舒宁师姐,第一个对江寻上下其手的师姐。

当然了,站在核心弟子区域的江寻可不敢像在叶雅门口那样吼,不然谁知道在这边的门口喊的哪边的门却开了?

看着江寻走到舒宁家门口轻轻地叩门,叶雅不由得抱怨道:“这家伙,就知道欺软怕硬!刚刚在我那里还那么嚣张,现在居然这么小心翼翼!”

江见兰笑了笑,说道:“可能他是怕在这里大喊大叫的话有可能会把其他师姐惊出来吧!”

“也是,真想看看他被师姐们淹没的场景!”叶雅笑着说道。

江寻回过头瞪了她们两个一眼,不过显然没一点威慑力。

“小师弟,你怎么来了?离赏花会不是还有半个月吗?”舒宁师姐打开门,见是江寻,不由得问道。

“嗯,我是来跟师姐你说一下赏花会那天的具体安排的,然后顺便再看看那些花长成什么样子了。”江寻笑着说道。

“哦!进来吧!”舒宁师姐让了个位置,让江寻三人走了进来,又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

“我说师姐,你这么小心翼翼的防谁呢?怎么好像做贼一样?”江寻看着舒宁师姐这副样子,颇有些忍俊不禁。

舒宁师姐瞪了江寻一眼,说道:“做什么贼啊!我是在防贼!”

“呦!还真出贼了?贼是长什么样子的?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贼呢!”叶雅不由得说道,然而还没有一会儿,她眼珠子一转,看了看江寻和江见兰,突然又笑着说道,“不对,我见过贼,而且还是非常高级的贼!”

“是吗?那你知不知道该怎么防贼啊?”舒宁师姐急忙问道。

叶雅神秘地笑了笑,说:“我说的这种贼啊!根本防不胜防!”

“什么贼这么厉害?”舒宁师姐瞪大了眼,世间竟有这般神偷?那自己为何从来没有听说过?

叶雅笑了笑,刚要说出答案,江寻就已经截胡了:“呵呵,不就是偷心的贼么!”

叶雅:“……”

你怎么能!你怎么能这样?这明明是我要说的啊!

江寻:“呵呵!”

天真,我看过的段子又岂是你这种凡人所能够理解的?这么老的梗你还敢拿出来卖弄,真是找死!

江见兰:“……”

哥啊!难道你就没有注意到叶雅说的其实就是你啊?为什么你还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啊?

舒宁:(`Δ´)!

我刚刚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为什么我一句话都听不懂啊?

“好吧,师姐,不用理她,我们说说那个你说的贼吧!”

舒宁师姐点了点头,说道:“其实也就是这几天我这里出现了贼,花朵倒是没有损失什么,就是报警禁制总是被触发,搞得我都不好静心照顾其他的花了!”

江寻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屏幕。

柯南君,你发挥作用的时刻到了!

果然,柯南君很快就发出了弹幕。

“真相只有一个!根据这位师姐的描述,这些花可能对小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因为他在触动禁制之后又马上离开,然后不久之后又继续过来。说明小偷实力不是很高,不然也不用害怕这位师姐了!不过他的反侦察能力和逃遁能力可以确定是一流的。”【二级世界·名侦探柯南】柯南。

江寻深深地点了点头。

然后呢?

“是啊,然后呢?主播现在我知道的信息也就这么一点点,我能够推理出来的也就这些了啊!又没有一个什么嫌疑人之类的!”【二级世界·名侦探柯南】柯南。

江寻撇了撇嘴角,脚步已经移到舒宁师姐培养花朵的地方,然后……

“客服姐姐,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知道啊!”雪玲很没有节操地说道,“可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江寻:“……”

“客服姐姐,要是我哪里做得不对的,你就指出来!用不着这么消遣我吧?”江寻无语地说道。

“好吧好吧!姐姐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吧!这是一种叫做虚空蝶的蝶类仙兽,诞生于虚空之中,是传说中可以指引人们找到仙品灵药虚空花的一种传奇仙兽!本身没有任何的攻击能力,但却天生具有很强的空间天赋。”

《开挂的人生如何解释》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恨古楼楼主)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江寻,朱隽)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恨古楼楼主)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开挂的人生如何解释》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江寻,朱隽),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开挂的人生如何解释

作者:恨古楼楼主类型:玄幻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恨古楼楼主)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江寻,朱隽)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恨古楼楼主)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开挂的人生如何解释》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江寻,朱隽),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