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老公你又升级了》老公刚升级 1、尴尬的相遇 老公你又升级了HE

《老公你又升级了》老公刚升级 1、尴尬的相遇 老公你又升级了HE

发布时间:2020-09-22 08:34:03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
小说作者:懒豆虫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穆灵雨,安鸿皓的小说《老公你又升级了》此文是懒豆虫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穆灵雨从没想过自己还会回到这座小城市,坐在陕小的双人座位小车厢内,呆呆的望着窗外那呼啸而过的风景,她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对

《老公你又升级了》 免费试读


穆灵雨从没想过自己还会回到这座小城市,坐在陕小的双人座位小车厢内,呆呆的望着窗外那呼啸而过的风景,她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对不起,对不起”

伴随着大腿上的一热,一阵带着歉意的女声在她的耳畔响起,随之伸过来的是一片白白软软的纸巾。

穆灵雨低头一看,自己原来穿着牛仔裤的大腿此时湿了一片,大大的一块水迹就像是在上面画了一幅水画。

原来是临座那个,大约三岁左右的小女孩,喝水时不小心把水倒到了自己的腿上。

母女俩也许是意识到犯了错误,两大两小四只眼睛正紧张地看着自己,眼中的歉意一览无余。

“没关系”

穆灵雨微微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她本就是一个文静、不欲计较的女子,再加上人家又不是故意的,也就更没有深究的必要。

出了这事,除了自认倒霉外,也就只能像歌手所唱的那样,一笑而过了。

接过纸巾,随便擦拭了一下,就顺手把它扔垃圾袋里了。

这纸巾再怎样吸水,也不可能一下子把裤子上的水渍给吸干。

此时她的心中是庆幸的。

幸好不是在尴尬的位置,不然下车后她都不知道怎样去见人了。

这一幕就像是一个小插曲,随着穆灵雨的继续发呆,飞快的闪过了。

本以为下午就能回到目的地的她,到底还是低估了春运的强大流量,望着这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车龙,她的心彻底沉了下来,两条秀气的眉毛再也禁不住打击,耷拉下来。

瞧这阵仗,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到市里,要是错过了这最后一班回镇上的公交车,自己又该何去何从呢?

难不成真要去旅店住一晚吗?

这想法穆灵雨是打从心里抗拒的。

“师傅,这大概什么时候能通啊?”

车上也不只是穆灵雨一个人着急,这不,车子刚停没多久,就有一个看起来高高瘦瘦的年轻男子站起来询问了。

“这个我就不能确定了,但到了年关,堵车那是肯定的,我也知道你们着急,但还是请你们耐心等待、稍安勿躁”

中年男司机的回答很官方,但很显然,他这话并没有安抚到车上这一群着急回家的老老少少,再加上车厢窄小,人流量又多,很快,人们就嘟嘟囔囔的七嘴八舌开了。

有的说这车坐着不舒服,有的说在外面打工如何如何辛苦、受人眼色,更有基者,竟然吃起了重味道的零嘴来。

各种各样的气味在车厢内混杂开来,形成了一股让人难以言喻的味道。

穆灵雨味觉本就敏感,再加上从小到大都携带着的晕车症,被这味道一冲击,五脏六腑瞬间翻滚起来。

明明上车前都已经吃了晕车药,为了能让自己舒服点,还特意加重了药量,但她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身体承受能力。

本以为可以勉强忍到目的地的她,经这一折腾,没想到才到了一半的路就缴械投降了。

不过,也不是穆灵雨一人抗不住,很快车厢内就传来了接二连三的呕吐声,伴随着这声音的还有乘客请司机打开车门,要求下车呼吸新鲜空气的声音。

鉴于各种原因,司机大哥还是答应了,但要求只能在车子边上站一会,路通了就要即刻上车。

忍着胃里的难受,穆灵雨也跟着陆陆续续的人群下了车。

只是她到底还是太看得起自己了,原以为只要吹一吹风、散一散气味,清醒一下,就能度过这呕吐一关。

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她的脚一迈到地面,还没发出能脚踏实地真好的感慨时,胃部不受脑部控制,肚子里的东西随着肠子直涌而上,一下子就从喉咙里喷了出来。

“呕……”

不分时间、不分场地的吐了出来。

呕吐本很正常,车上已有很多人出现过了,穆灵雨只是其中一个罢。

但不正常的是,别人的呕吐物是吐在袋子里装着,而她的却是……

吐到了人家的衣服上。

看着那件黑衣羽绒服上沾着的那一堆红红黄黄的物品,还有主人那张恍如包公的黑脸,穆灵雨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把自己给藏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

穆灵雨慌忙从自己的随身包包中拿出纸巾,可看着这一大片的污渍,她却不知如何下手。

卫鹰扬对自己这招祸体质深感无奈,先是不明原因的在公司里面被人挤兑得干不下去,想着回家好好过个年,出了年再重新找一份工作,没想到坐车车堵也就算了,每年到了年关,塞车那都是常事。

可这又算什么,算是平白无故的飞来横祸吗?

“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

卫鹰扬故做大方的回答。

也就只有天才知道,他有多肉疼。

那可是自己用了差不多一个月工资,活了二十五年,买的最贵的一件衣服了。

“可是……”

穆灵雨总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可她本就不是一个擅于言语之人,再加上错的又是自己,顿时急得脸都红了。

而对方看都没看自己,只是自顾自地把脏了的衣服脱下来,丢到了一旁。

“我……我……我可以帮你清洗干净……”

穆灵雨结巴着说道。

这是她现在唯一能想得到的法子了。

此时的她脑子乱轰轰的,愧疚感已经把她为数不多的智商都给占据了。

“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

“不,我可以洗的”

穆灵雨执拗的说道,说着就要去捡地上的衣服。

只是手还在半空,就被一句轻飘飘的话给吓得愣在原地,最后只能讪讪地收回自己的手,尴尬的站着。

双手无意识相互交搓着,就像一个犯了错误被老师罚站的小学生。

“不好意思,穿上它我怕我会有心里阴影”

卫鹰扬毫不留情的说道。

一点也没有因为穆灵雨是女孩子而放软态度。

只是这话虽不好听,却是他的肺腑之言。

衣服即使已经洗干净,但此情此景却牢刻在他的心中,再穿上它,怕是自己连隔夜饭也能吐得一干二净。

毕竟这场面实在是太让人倒胃口了。

“那我赔你钱”

因为家庭原因,穆灵雨从小到大对人的态度就非常的敏感,她知道,此时的卫鹰扬嘴里虽说没关系,但心里其实还是很介意的。

只是她不知道他心疼的是这衣服,还是买衣服的那钱。

“不用了,今天就当是我倒霉吧”

说完,卫鹰扬面无表情地走上了车。

因为这一变故,两人的周围已围满了八卦的人群。

原谅他,他可不想被当猴子般供人娱乐。

至于她人嘛,他不计较已是善心大发,之后如何,他可没这个义务管。

卫鹰扬走后,穆灵雨也快速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只是她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不妥,忖思了一下,最终下了一个决定。

“这位大哥你好,我能和你换一个位置吗?”

穆灵雨指了指自己的位置。

“哦,好的”

那男子只是讶异的看了她一眼,就爽快的答应了。

闻言,穆灵雨暗舒一口气。

很快,两人的交换就完成了。

可意外总是在那猝不及防的一瞬间,就在穆灵雨放行李的时候,车子突然晃动起来,正踮起脚尖没站好的她随着惊呼声起,一个不稳倒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美女,就算衣服不用你赔,你也不用感动得投怀送抱吧”

调侃的男音在穆灵雨的头顶上响起。

“不,不是这样的”

穆灵雨连连摇头,并手忙脚乱地从卫鹰扬的怀中直起身来。

没错,穆灵雨良心不安所想出的办法就是照价赔偿。

那衣服即使卫鹰扬不说,她也能看得出来是新穿不久的,而且还不是便宜货。

只是两人的座位相隔太远了,价钱方面不好商量,穆灵雨才想到了换位置这个不算好的办法。

“哦……”

卫鹰扬提高语调,似笑非笑的看着穆灵雨。

一副我只相信我亲眼所见的拽拽样子。

刚才因为心情不好,他一直没注意看这个弄脏自己衣服的罪魁祸首,如今,仔细一看,倒也长得清清秀秀的,甚是耐看。

“我只是想赔衣服钱给你”

糗事已发生,再窘亦无用。

穆灵雨努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力求做到心平气和地与卫鹰扬交谈。

经过一番心理暗示,现在的她虽没做到最好,但至少没有再结巴了。

“不用了,我知道你也不是有意的”

估摸是明白事实已成定局,又或是穆灵雨刚才的囧状取悦到了他,卫鹰扬的态度好了那么一点。

“不行,欠债还钱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且我也不想为了这事一直心怀内疚”

俗话说得好,钱财易还,人情难还,要是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穆灵雨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

“那我不要你赔钱,你还是帮我把衣服洗干净吧”

卫鹰扬一本正经的回答。

“好”

穆灵雨点头,想也没想的应道。

这也是她最终想到的解决办法,如今一切绕回到原点。

甚好!

只是当她蓦地站起来准备下车的时候,却瞬间傻眼了……

《老公你又升级了》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懒豆虫)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穆灵雨,安鸿皓)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懒豆虫)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老公你又升级了》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穆灵雨,安鸿皓),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老公你又升级了

作者:懒豆虫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懒豆虫)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穆灵雨,安鸿皓)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懒豆虫)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老公你又升级了》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穆灵雨,安鸿皓),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